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发布  >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2020年3月6日新闻发布会 介绍科技研发攻关最新进展情况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2020年3月6日新闻发布会 介绍科技研发攻关最新进展情况

发布时间:2020-03-07         来自:健康中国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3月6日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科技研发攻关最新进展情况。


主持人

国家卫生健康委新闻发言人、宣传司副司长

米锋


各位媒体朋友大家下午好!


我是国家卫生健康委新闻发言人、宣传司副司长米锋。欢迎参加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把新冠肺炎防控科研攻关作为一项重大而紧迫任务,在坚持科学性、确保安全性的基础上加快研发进度,为打赢疫情防控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提供强大科技支撑。李克强总理提出明确要求,抓住当前急需的关键环节,力争在高效检测试剂、有效药物和疫苗等方面尽快取得更大突破。今天发布会的主题是:科技研发攻关最新进展情况。


我们请来了科技部社会发展科技司司长吴远彬先生,科技部生物中心副主任孙燕荣女士,国家卫生健康委科技发展中心主任郑忠伟先生,中国科学院副秘书长、中国科学院院士周琪先生,中国工程院院士程京先生,请他们就药物研发、疫苗进展、国际合作等回答媒体提问,今天我们还请来了国家药监局医用防护归口单位、北京市医疗器械检验所工程师岳卫华女士和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产科主任赵扬玉女士来介绍健康知识。


首先,通报一下疫情情况。


3月5日0时—24时,各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143例;新增死亡病例30例;其中湖北29例,海南1例;新增疑似病例102例。当日新增治愈出院病例1681例,解除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5457人,重症病例减少215例。


截至3月5日24时,据各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23784例,其中重症病例5737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53726例,累计死亡病例3042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80552例,现有疑似病例482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670854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29896人。


湖北新增确诊病例126例,其中武汉126例;新增治愈出院病例1487例,其中武汉1038例;新增死亡病例29例,其中武汉23例;现有确诊病例22695例,其中武汉20115例;这里面重症病例5588例,其中武汉5208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41966例,其中武汉27354例;累计死亡病例2931例,其中武汉2328例;累计确诊病例67592例,其中武汉49797例。新增疑似病例43例,其中武汉42例;现有疑似病例285例,其中武汉232例。


3月5日0时—24时,新增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6例,其中甘肃11例,北京4例,上海1例。截至3月5日24时,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36例。


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158例,其中香港特别行政区104例;澳门特别行政区10例;台湾地区44例。


除湖北以外,其他省份新增确诊病例17例,新增疑似病例59例,新增死亡病例1例,重症病例减少15例。17例新增确诊病例中16例为境外输入病例,提示这方面风险正在逐步升高。我们对疫情的警惕性和防控要求不能降低,还要继续深化疫情防控国际合作,及时与世卫组织和有关国家分享信息和经验,携手抗击疫情。


以上是疫情情况。


下面进入今天现场提问环节,请各位记者朋友围绕今天发布主题进行提问,提问前请先通报所在的新闻机构。请举手提问。

新华社记者

现在全国疫情防控形势是积极向好,能否介绍一下科研攻关方面我国都做了哪些工作?疫情防控中起到怎样的作用?未来有怎样的计划和安排?谢谢。

科技部社会发展科技司司长

吴远彬


科研攻关一直是全社会高度关注的一个方面。3月2日习近平总书记考察了科技攻关项目,对科技攻关取得的进展,科技人员拼搏奉献的精神给予了充分肯定,广大科技工作者倍受鼓舞和鞭策。自疫情发生以来,科技部会同卫健委、药监局等13个部门组建了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科技攻关组,围绕可溯、可诊、可防、可治聚焦五大主攻方向。在刘鹤副总理的直接领导下,成立了药物、疫苗、检测、溯源、中医药等9个工作专班挂图作战,先后部署了42个国家的应急项目,组织动员全国优势科技力量开展疫情防控科技攻关工作。攻关当中,一是围绕湖北武汉一线的紧迫需求,加强科研、临床、防控这方面的结合,加强中西医结合,加强前方和后方协同。孙春兰副总理在武汉两次听取科技攻关组工作汇报,也考察了科技攻关项目,协调推动科技成果向临床一线应用倾斜。二是在工作过程当中调动各方积极性,既发挥中科院、医科院、军事医学研究院还有相关高校的优势力量作用,通过揭榜招标的这样一些形式鼓励更多社会力量参与科技攻关,组织跨学科、跨领域的科技攻关活动。三是既特事特办又合法合规。通过优化管理流程,强化服务协调,加强研审结合等措施,加快研发的应用进程,同时又尊重科学规律,规范研究程序,加强伦理审查,强化科研过程中的全过程质量控制和风险管控。


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科研工作取得了积极成效,新冠疫情可诊、可治、可防的态势基本形成。


在可诊方面,已经有14个检测产品获批并应用于临床,整体检测水平显著提高,能满足国内诊断检测的需求。抗体和核酸两类检测的试剂互相补充,进一步提高检出率。


在可治方面,科技攻关的一批药物和救治技术已在疾病救治当中扩大应用,磷酸氯喹、托珠单抗、中医药当中的有关方剂和注射液等一批推荐的药物以及康复者血浆、血液净化治疗这样一些治疗方法也纳入到诊疗方案。正在积极推动干细胞、单克隆抗体等先进技术用于危重症患者治疗研究。通过临床实践制定了分型分层的治疗策略,不断优化治疗方案,其中就包括阻断轻型、普通型向重症转化的治疗方案,也包括重型、危重型患者的救治方案。


在可防方面,开展了多种传播途径的动物实验,为有针对性的做好防控措施提供了科学依据。疫苗正按五条技术路线加快并行推进。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技术也在疫情防控当中广泛地被应用。


目前全国疫情发展态势持续向好,但依然是疫情防控关键时期,也是科研攻关的关键阶段。尽最大努力挽救更多患者生命是当务之急、重中之重,科研攻关以提高治愈率、降低死亡率为重点,以湖北武汉一线防控救治需求为重心,来聚集科技资源、科技成果和科技人员会师武汉、决胜武汉。


同时继续加强病毒溯源传播机理研究,加强病理学等基础医学的研究,为疫情防控和临床实践提供有力的科技支撑。谢谢。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记者

目前我们看到有一些学者称新冠病毒已经发生变异或者产生新亚型,这些变异是否影响到新冠病毒的毒性、致病性、传染性,对我们正在研发的疫苗会不会有一定影响?谢谢。

中国科学院副秘书长、中国科学院院士

周琪


病毒的变异到现在为止有一些报道,但是在病毒变异过程里面我们需要更多的案例,也需要更多深入研究。目前在中国针对于病毒的变异和疫苗研发有统一部署,而且我们看到的病毒变异并没有影响到药物研发、抗体制备和疫苗制备。我们正在积极地观测病毒变异程度,而且积极地布局科研项目。谢谢。

香港经济导报记者

社会公众高度关注检测试剂的敏感性和便捷性问题,请教检测试剂的应急攻关方面有哪些进展?后续安排有哪些?

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医学院讲席教授

程京


自从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科技攻关组一直非常重视各种新型检测试剂的研发,在前期主要针对以PCR为主的核酸试剂研发后,近期又部署一批研发项目,具体有三个方面的内容。第一个,针对核酸部署了更快捷、更方便、更灵敏的资助项目。它可以在90分钟以内完成高灵敏度的检测,灵敏度可以比过去的还要高三倍。第二个是基于免疫的检测,主要是针对咽拭子采样过程中获得的抗原检测。在30分钟之内就可以快速地获知病人体内是否有病毒的存在。第三个是针对抗体检测。病人体内是否存在有IgM、IgG这样的抗体,时间也是半个小时以内就要完成检测。这些项目现在陆续已经启动,相信很快会有更好的令人鼓舞的消息。


到目前为止新一批的应急攻关项目在最近两周已经有7个项目获得国家药监局应急审批批准,正式进入临床。这7款检测试剂当中,在核酸检测方面,最新审批上市的一款基于恒温扩增芯片技术的一次能对6种呼吸道病毒进行快速检测的试剂盒,和原有的核酸检测相比有三个突出优点:一是能够快速对多种呼吸道常见病毒进行一并检测;二是检测速度更快,只需要在1.5个小时就完成所有检测;三是临床应用方面可以非常好地帮助临床医务人员做鉴别诊断,迅速区分哪些人是新冠病毒感染,哪些患者是其他病毒感染,把合并感染、交叉感染这样的情况加以区分。还有一类是抗体检测,也有两款试剂刚刚获批。


接下来我们还将继续加快新技术的研发,进一步推动时间更短、结果更准、操作更便捷和更安全的检测试剂投入到我们临床救治当中。谢谢。

人民日报社健康时报记者

此前发布会上公布了磷酸氯喹等一批药物在开展药物实验,请问目前进展如何?

科技部生物中心副主任

孙燕荣


谢谢你的提问,也感谢对于药物攻关工作的关注。药物研发工作分两阶段开展,第一阶段围绕药物安全性、有效性、可及性进行,现在已经有一批成果,包括磷酸氯喹、中医药、托珠单抗、人工肝以及恢复期血浆一系列的成果陆续进入诊疗方案,应用和服务于临床救治一线。现在已经进入到研发第二阶段,在第二阶段我们按照习近平总书记指示精神,打好湖北保卫战、武汉保卫战,关键是尽早让患者在轻症阶段得以治愈,加大重症患者的救治力度。科研攻关组细致梳理前期取得的成果,以患者为中心,以武汉为重点,研究和临床紧密结合,大力推进研发成果在武汉应用。磷酸氯喹已经成为临床救治用药。举一个医院的例子,在武汉,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学院协和医院西院区,这是武汉地区重点定点收治危重型患者和重型患者的医院,现在住院病人有760位,在这760位患者中有285人次使用磷酸氯喹作为治疗药物,目前为止尚未发现明显不良反应。


中医药和中西医结合在临床救治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据我们统计,在武汉地区包括在整个湖北全省应用中医药进行救治的患者已经达到90%以上,同时临床数据还显示中西医结合、中西药并重治疗效果更好。法匹拉韦正在武汉开展大规模临床研究。托珠单抗是在第七版进入到诊疗方案的,现在已经在武汉前线应用于治疗重症患者,截至3月5日已经有272位重症患者使用托珠单抗进行救治。


恢复期血浆治疗,这是带有生命温度的科技进展、科技成果,目前也取得了积极进展,无论是在采浆方面还是救治方面都是大幅度提升,以承担科研攻关应急工作为例的中国生物为例,目前已经完成154例重症患者的治疗,临床显示出较好疗效。干细胞治疗的临床研究目前在北京和哈尔滨多家医院进行,临床初步显示安全、有效。受科研攻关组支持的多支团队已经抵达武汉,将继续扩大临床应用,救治更多患者。人工肝这项科研成果也已经在临床开展研究和应用,临床显示应用人工肝进行救治,在呼吸机支持的平均天数和ICU监护的平均时间明显减少,能够提高重症患者的救治成功率。


下一步科研攻关组将进一步精准聚焦临床需求,加强中西医结合、中西药并重,同时将抗病毒治疗和免疫调节治疗结合在一起,将前期成果形成组合方案用于临床诊疗,让更多患者能够得以治愈。谢谢。

科技日报记者

媒体报道当前全球有20多种新冠肺炎疫苗正在研发当中,中国此次的疫苗研发在国际上处于什么样的处理?总体进展怎么样?哪些方面的研究进展比较快?什么时候能用上?谢谢。

国家卫生健康委医药卫生科技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郑忠伟


谢谢记者朋友的提问,在新冠疫情发生以后科研攻关组专门设立了疫苗研发专班,专班在全国范围内着眼于数十家的疫苗机构,第一批筛选了八家机构确立了九项任务,沿着五条技术路线推进疫苗攻关工作。这里有一个展板,借这个展板给大家把目前五条技术路线和各自进展情况给大家作简要介绍。


灭活疫苗是我们一个技术路线,目前布局了三项任务。目前灭活疫苗研究已经进展到动物攻毒和动物毒理研究阶段,就是大家常说的基于实验动物的疫苗有效性、安全性研究阶段,目前我们还没有看到国外有类似的报道。


基因工程重组的亚单位疫苗我们的研发进度也进入到了实验动物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研究阶段,目前和国外基本处于同步或者我们略为领先的水平。


腺病毒载体疫苗我们国家也有一定基础,我们曾经成功研制的埃博拉疫苗就是用的腺病毒载体,目前我国新冠肺炎的腺病毒载体疫苗的研究,也处于实验动物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研究阶段,和国外基本处于同步或在某些环节略有领先的地步。


减毒流感病毒载体疫苗,目前已经进入实验动物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研究阶段,这个疫苗有一个特点,是通过鼻腔滴注的方式进行接种,如果研制成功对提高接种率有一定的效果。目前也没有看到全球其他国家有关类似疫苗的报道。


第五个技术路线是核酸疫苗,就是大家看到的mRNA疫苗、DNA疫苗,目前全球没有类似的人用疫苗上市,我们的mRNA疫苗的研发和国外的mRNA疫苗的研发基本同步,可以说我们在临床前研究阶段还略微领先,但是由于我们没有开展过mRNA疫苗临床研究的先例,未来在临床研究环节也许国外某些研发机构会超越我们。


DNA疫苗我们布局了两个团队同步推进,其中一个团队是采取国际合作方式推进这项工作,目前两个团队的进展也都到了实验动物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的研究阶段。


综合来讲目前的五条技术路线都是按照我们的预期稳步推进的。按照这样的预期,估计在4月份,根据国家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部分疫苗有望能够进入临床研究或者应急使用。当然大家知道,新冠病毒是一个新病毒,我们对它的认识、探索还有一个过程。同样,疫苗的研发也要在探索和深化的过程中逐步地解决一些问题。谢谢大家。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因为临床试验的数量过多导致有相关资质的瑞德西韦这款药物的患者迟迟未能集齐入组人数,请问现在目前瑞德西韦临床试验的患者入组情况如何?截至目前瑞德西韦这款药物的临床试验效果如何?后续有无大规模应用到临床上的可能以及我们具体会怎么做?谢谢。

科技部生物中心副主任

孙燕荣

瑞德西韦这款药物进入到临床研究是在今年2月初,主要在中国开展了两项临床研究,一项针对重症患者,一项针对轻症和普通症患者。这两项研究所采用的都是双盲研究的方法,从目前来看还没有得到研究组的明确结果,因为还没有正式揭盲,因此我所获得的信息和在座各位是一样多的,我们和大家一样共同期待瑞德西韦新的研究数据向公众展示,也非常希望它是一款有效的药物。谢谢。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中文国际频道记者

我们关注到有媒体报道称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开展的研究表明托珠单抗这种药物有望阻断新冠肺炎的炎症风暴,请问这方面有什么最新进展?谢谢。

中国科学院副秘书长、中国科学院院士

周琪

刚刚科技部领导已经介绍托珠单抗进入第七版诊疗方案,开展了近300例的临床研究。我可以给大家讲一下托珠单抗是怎么研究出来的。对于炎症因子风暴,当病毒和任何一个外源的病原进入人体是怎么发挥作用的呢?实际是激活了机体免疫反应,比如说T细胞和巨噬细胞可能会分泌一些可诱导、召集促进免疫作用增强的炎症因子,这些因子募集和招募更多帮手来。当冠状病毒,比如新冠病毒引起感染,因为这个病毒很强,所以它引起的炎症因子反应非常强烈。物极必反,当这个因子强到自身免疫系统难以控制的时候,就成为我们所谓的炎症因子风暴,这一类风暴发生以后可能会造成多器官的衰竭,甚至会威胁生命。所以在研究过程里面,中国科技大学基础研究的科学家,他们带着设备进入隔离区,进入ICU对31个病人做了30多种免疫因子检测,最后找到了一个叫白介素6,这是一个很典型的因子,他们认为这就是诱发炎症因子风暴的直接诱因。从这一点他们又去找,到底有没有能够阻断白介素6的一些药物,最后他们找到了一个,就是托珠单抗。这是一个老药,但是对白介素6有特异的阻断作用。初期的实验20个病人,当时19个重症,1个危重,都是在一天之内体温下降,两星期内19位病人出院,一位危重转成重症。在中央指导组的协调下、指导下,在红十字会的协助下,托珠单抗进入了武汉地区,目前已经在14家定点医院开展临床研究,希望它也是一个对病人能起到积极救治作用的好药。谢谢。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新闻新媒体中心记者

我们知道疫苗是用于健康人的特殊产品,对疫情防控非常重要,而且对安全性要求是第一位的。广大网友非常关心,在目前这种应急体制下的疫苗研发,安全性是不是有保障?谢谢。

国家卫生健康委医药卫生科技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郑忠伟

谢谢你的提问。大家都知道疫苗是预防传染病最有效的手段之一,据统计目前全球因为使用疫苗每年能使300余万人免于死亡,能使75万的儿童免于残疾。但是疫苗的安全性一直受到大家高度关注。3月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考察时专门强调疫苗是用于健康人的特殊产品,必须把安全性放在首位。我这里也借助一个展板给大家讲讲我们疫苗研发全过程中怎么突出有效性、安全性以及可及性的。


从这张图看,从毒株的优选,往上走一直到产品注册,大约要经历十个流程。我简单归纳一下,最下面的三个是我们实验室研究中的制苗,中间是动物安全性和有效性研究,到临床研究我们进行人体的安全性、有效性研究,到规模化生产的研究验证阶段,我们对生产工艺产生批量疫苗的安全性、有效性以及可及性的研究,所有研究过程都有非常严格的标准和规范。这些标准和规范,既保证了临床前研究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也保证了临床研究以及生产环节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大家可能要问,为什么这次疫苗研发在这么一个链条上能够提前。我简单给大家归纳一下。常态下,所有这些研发过程一般是串联的,而且整个研发过程中,参加的机构包括研发单位、实验动物单位、药品检定和药品审评单位,我们这一次是在研发单位的环节采取了合理并联。研发单位不计成本的进行了一些研发用品的备份,并且集中大量优势力量,把可并联的这部分进行合理并联,有效地推进了研发进度。


第二,我们实现了机构的并联。实验动物机构提前备好了新冠肺炎的动物模型,第一时间为研发机构提供了实验动物研究的保障。同时还进行研发机构和实验动物机构的有效对接,实验动物机构把攻关专班确定的研发机构作为首先保障的研究机构。


第三,我们药品的检验和药品的审评机构也是在第一时间就按照国家有关应急的法律法规的规定,参与到我们整个研发过程的检验和过程的审批环节,这就实现了机构原来常态下的串联工作模式变成并联工作模式。


第四,国家特别强调要求科研攻关单位不算经济收益账,只算人民健康账,而且给予了专项资金的保障,还作出了未来疫苗储备制度建设的承诺。这也是我们举国体制在应急状态下,在科研攻关的一次有效实践。


当然目前所有疫苗的研究都是按照我们科学、规范和标准的每一个环节推进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研究单位和有关专家还始终保持和世界卫生组织有关实验室的联系,大家共同来对这个新病毒的疫苗标准进行探讨。这里可以明确告诉大家,我们所有研发流程都是在法律框架下,科学、规范、按技术要求推进的。我们努力的方向就是在保证安全有效的前提下,使我国的新冠肺炎疫苗早日成功上市。谢谢。

中国日报记者

国内疫情形势已趋稳向好,但国际形势也不容乐观,战胜疫情更需要国际社会携手合作,请问中国推动抗疫情国际合作方面有哪些部署?有什么安排和计划?谢谢。

科技部社会发展科技司司长

吴远彬

病毒无国界,新冠疫情发生以来,应该说也是国际社会共同关心的问题,也是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正如你刚才所说,需要国际社会来携手共同应对。从一开始我们就秉持着开放合作的态度,中国的科技界与国际科技界、卫生界保持了密切沟通。1月12日中国科研团队就向世界卫生组织共享了病毒全基因序列,为国际社会和各国科学家开展新冠病毒研究、诊断试剂研制、药物研发和疫苗研发提供了条件。2月15日,世界卫生组织专家到我国进行为期9天的考察,对我国疫情防控进行评估,并对中国及全球疫情防控提出建议。


在疫情防控的过程当中,我们多次组织中国专家和国外专家就疫情防控,包括诊疗治疗方面进行多次的视频或者面对面交流和讨论。同时也梳理合作意愿和项目建议,据我了解也有不少项目正在对接之中。


正像您刚才所提到的,我们注意到新冠疫情现在在多个国家出现,部分国家的疫情还在加剧。国际社会加强对新冠疫情的科技合作就显得更为重要,也更为紧迫。在这方面我们国家已经向包括巴基斯坦、日本、非盟等提供了检测试剂,也向国际社会分享了我们在诊疗方面的方案。我们非常愿意加强与世界卫生组织的合作,同有关国家来分享经验,开展在药物、疫苗、检测试剂等方面的科研合作,为在全世界范围内战胜疫情贡献中国的智慧和方案。谢谢。

澎湃新闻记者

刚刚有专家介绍到康复者恢复期血浆疗法用在危重症患者的救治,有专家指出有一些情形不大适用血浆疗法,请问血浆疗法在临床应用上有哪些瓶颈?这些危重症患者的治疗上有没有一些新研究或者突破?康复者血浆对于特效药和疫苗研发有哪些意义?谢谢。

中国科学院副秘书长、中国科学院院士

周琪

康复者血浆在临床上已经有很多应用,并且已经取得了很好疗效。但正像你讲的,没有一种药是包治百病的药,康复者血浆也会有自己的局限性,包括它的来源和它的去向。但是有一组数据还是让我们很振奋,自2月5日血浆进入诊疗方案以后,在科技部和卫健委的号召下,“千人献浆救千人”,到昨天已经有919人献了血浆,大概有294450毫升的血浆。仅仅在湖北地区就有450位康复者献出了16万多毫升的血浆,这些为后面病人救治以及进一步研发有价值的抗体和免疫球蛋白都提供了非常宝贵的资料、材料和信息。


康复者恢复期血浆疗法,我们看到了较好临床疗效,有效率是令人信服的。中国生物他们也在积极进行免疫球蛋白的进一步制备。这些工作让我们知道,科研给我们提供了很多新平台也提供了新舞台,这些工作将进一步促进重症、危重症病人的药物、抗体包括免疫球蛋白的研发。科技部已经布局的新的研发项目里面,有一些新项目在启动。


疫苗的研发刚才郑主任已经介绍了五个研发途径,都在齐头并进,这些工作有一定的协同,但更多还是独立发展,我们希望这些工作能够尽快取得新的、好的进展,向大家汇报。谢谢。

光明日报记者

有报道称新加坡研发出新冠肺炎血清检测技术,可更准确检测病人是否患有或者曾经患上新冠肺炎,这对病毒检测和溯源有怎样的意义?是否考虑引进这种技术用于病毒溯源研究?谢谢。

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医学院讲席教授

程京

谢谢你的提问。关于新加坡研发出来的针对新冠肺炎血清检测的技术报道,我们都已经认真看过。他们所使用的技术,在本次抗疫攻关研究工作中我们中国都有,不但都有,而且我们的技术门类、技术表现的方式跨度还要更大。比如说针对血清IgM、IgG抗体的检测,我们既有试纸条,一次用于一个人检测的,非常快的几十分钟就完成,也有刚刚获批的一个小时可以完成200个患者检测的全自动免疫化学发光检测试剂,所以在这些方面来讲,经过改革开放这几十年,我们检测疾病的技术储备方面有了相当雄厚的积累,不但是研发出来了,我也注意到新加坡还是研发出来的东西还没有正式获批,而我这儿谈到的是国家药监局最近两个星期之内全部已经批准,正式用于临床的诊断产品,所以我们有信心靠我们自己研发的试剂完全可以完成所需要的工作。谢谢。

主持人

国家卫生健康委新闻发言人、宣传司副司长

米锋

今天现场答问就到这里,接下来请专家介绍健康知识。医用口罩的使用现在大家普遍关注,下面先请岳卫华女士介绍医用口罩的相关知识。

北京市医疗器械检验所工程师

岳卫华


谢谢主持人,大家好。下面我就医用口罩和大家分享它的科普知识。医用口罩分为三种,我手里这个是医用外科口罩,它的结构是长方形的,第二种是一次性医用口罩,结构和外科口罩相似也是长方形。第三种是防护级别比较高的医用防护口罩。现在医用口罩分这三类。使用上来说,医用防护口罩是等级最高的,1月26日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防治的医用防护产品使用指南中已经推荐它的使用场景是在隔离病房、隔离重症监护、发热门诊这些特殊区域,由医护人员佩戴使用的。一般推荐使用是4小时进行更换,如果有污染,比如有创操作人员操作的时候导致外表面有喷溅或者内表面沾污、沾湿的情况下会丢弃使用。医用外科口罩和一次性口罩的使用也是分场景的,医用外科口罩是在有创操作的时候防治血液、体液喷溅的时候医护人员佩戴使用,它外表面对防血、防液是有要求的,一次性医用口罩在普通诊疗环境里使用佩戴的。我们建议在公共场所,在工作场景的时候大家佩戴医用外科口罩就可以。一次性医用口罩在人员密度不是很高的场景佩戴。


从产品标准上来说,我们没有规定这类产品应该使用多长时间。厂商的使用说明和注意事项里有一些规定,普通公众使用时,建议根据使用时间和使用场景,日常比如进行普通的晾晒延长使用时间,避免我们过度使用和过度防护,避免造成白色污染。医用防护口罩毕竟是专业人员在特定区域佩戴使用的,戴起来的时候有密合性的要求,滤料也相对比较厚,人员长期佩戴会有不舒适、气憋的感觉,所以,从合理佩戴选择使用上,公众不必过度防护或长时间佩戴医用防护口罩。我的介绍就到这儿,也谢谢各位媒体朋友,谢谢大家。

主持人

国家卫生健康委新闻发言人、宣传司副司长

米锋

接下来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产科主任赵扬玉女士介绍健康知识。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主任医师

赵扬玉

大家好,下面我对目前疫情环境下大家所关心的孕产妇保健的相关问题,做如下解答。


第一个问题,疫情期间,有一些孕妇自己买了胎心的听筒,认为如果说在家听胎心正常是不是可以不到医院进行产检了?


孕妇本身应该了解妊娠期间应该完成的产前检查项目、间隔时间以及产前检查内容等等,对于每次检查项目不仅仅局限于胎心监测。疫情期间,如果妊娠28周之内,在早期妊娠和中期妊娠没有特殊的不适可以适当延长来产前检查的时间,可以在家里做简单的自我监测。但如果妊娠28周以上还是应该听从医生建议到医院进行产检。


在家做自我监测的过程当中都需要关注哪些内容呢?孕妇应该了解一下自己的不适症状,比如有没有头晕、眼花,有没有短时间内的体重突然快速增长,包括有没有浮肿或者腹痛等等,如果出现这些问题都应该及时到医院。另外,自我监测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监测指标是胎动,尤其28周以上妊娠晚期,如果胎儿在宫内出现早期缺氧的时候,首先表现的是胎动异常而不是胎心异常,对于胎动来讲,孕妇自己就知道,是非常简单又容易获取的重要监测手段。孕妇到医院检查时,都知道每个医生每次都要问的问题是胎动好吗?胎动最近和平时有什么不一样吗?所以孕妇的胎动监测是可以了解胎儿在宫内的状况是不是良好,非常重要的监测指标。单次听胎心不能够完全除外胎儿在宫内是不是有缺氧的情况,所以我们不推荐、不建议孕妇在家自己听胎心来取代妊娠产检的过程。


第二个问题,现在有一些孕妇担心,在家里可能使用一些消毒剂,比如84消毒液和酒精,使用时注意哪些?


需要强调的是,正常的居住环境,如果保证每天开窗通风,保证空气流通,室内空气比较新鲜,包括清洁卫生等等,实际上不需要频繁的在家里面使用这些消毒剂。日常生活中会用一些84消毒剂消毒拖把等,是可行的。我们需要了解84消毒剂是含氯的,氯是可蒸发的,可以在空气中散发。如果孕妇吸入了过量的含氯消毒剂气体可能导致呼吸道损伤,严重时可能导致中毒。所以使用消毒剂时一定要认真看说明书,严格的配比浓度,不是浓度越高越好。我们用84消毒拖地时一定要保持通风,要使空气能够流通,味道能够散发的比较干净、比较好,另外不要直接接触。


另外一个要注意的问题,84消毒剂不要和其他消毒剂混淆应用,不同的消毒剂放在一起可能产生不良化学反应。


酒精也是大家常用的,孕妇如果没有在高危环境当中,每天保持手卫生,经常的清洁手,也不需要每天用酒精消毒手。如果孕妇到医院产检或者特殊环境可以用喷洒酒精进行手消毒。需要强调的是,酒精的消毒只适合物体表面,切忌酒精喷洒在空气中,空气中酒精浓度过高可能引起起火风险。谢谢大家。

主持人

国家卫生健康委新闻发言人、宣传司副司长

米锋

谢谢赵扬玉女士。明天发布会将围绕农民工返岗复工的服务保障回答媒体提问,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今天发布会到此结束,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