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防控动态  >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5月3日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四支医疗队支援湖北抗击疫情情况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5月3日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四支医疗队支援湖北抗击疫情情况

发布时间:2020-05-04         来自:健康中国

  

主持人

国家卫生健康委新闻发言人、宣传司副司长

米锋 


各位媒体朋友大家下午好!我是国家卫生健康委新闻发言人、宣传司副司长米锋。欢迎参加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办的新闻发布会。在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全国各地医疗机构都派出了精锐力量驰援湖北,今天我们请来了他们中的部分代表: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副院长吕国悦先生,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医务处副处长费剑春先生,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梁宗安先生,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院长施秉银先生,他们都是援鄂医疗队中的一员,今天我们请他们共同回答大家关心的问题。


首先,通报一下疫情情况。

5月2日0时—24时,各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2例,其中1例为境外输入上海病例,1例为山西本土病例;无新增死亡病例;无新增疑似病例。当日新增治愈出院病例28例,解除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882人,重症病例减少3例。

境外输入现有确诊病例451例,其中重症病例6例;现有疑似病例9例。累计确诊病例1672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1221例,无死亡病例。

截至5月2日24时,据各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531例,其中重症病例34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77713例,累计死亡病例4633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82877例,现有疑似病例10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734281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7539人。

各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无症状感染者12例,其中境外输入2例;当日无转为确诊病例;当日解除医学观察33例,其中来自境外输入16例;尚在医学观察无症状感染者968例,其中境外输入98例。

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1516例。其中,香港特别行政区1039例,澳门特别行政区45例,台湾地区432例。

5月2日,全国现有确诊病例连续11天下降;新增无症状感染者12例,为通报以来最低。但近14天有10个省份报告了新增本土确诊病例或无症状感染者,提示疫情反弹甚至扩散的风险依然存在,要始终保持高度警惕,在恢复生产生活秩序的同时,毫不放松抓好常态化防控工作。以上是疫情情况。

再通报两个情况: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5月1日表示,新冠肺炎疫情仍是“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并接受突发事件委员会的各项建议作为《国际卫生条例》下的临时建议。中方对突发事件委员会所做工作表示赞赏,在疫情防控中将充分考虑临时建议,继续同各方一道,支持世界卫生组织工作,共同维护好全球公共卫生安全。

“五一”假期三天来,景区开放总体平稳有序,基本做到了预约开放,限量开放,错峰开放。希望广大游客及时关注景区发布的信息,遵守游览规则,做到正确佩戴口罩,做好手部卫生,测体温,勤消毒,保距离。

下面进入今天的现场提问环节,请记者朋友围绕今天的发布主题提问。提问前请先通报所在的新闻机构。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记者

 
吉林大学第一医院的重症救治医疗队在武汉期间展开重症患者救助的同时,据说有自己的发明创造,我们想问这个发明创造是什么?对救治有什么帮助?谢谢。

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副院长

吕国悦


谢谢总台央视记者的提问。林大学第一医院重症救治医疗队在27号抵达武汉,在武汉坚守了62天,这支医疗队里绝大多数是40岁以下的青年骨干,约占到80%左右。在面对这场疫情的时候,面对病毒毫无畏惧,在诊治过程中面对一些临床问题又充分发挥了他们的聪明才智。在这个过程中,快速的结合吉大一院多年来医工结合的科研优势,利用自己的发明创造,迅速申请专利,然后再应用到临床当中,所以既保证重症救治的效果,又保证在重症救治的过程当中最大限度地降低医务人员感染的风险。

 

在武汉的临床一线,一共进行了四项发明创造,这些发明创造都是结合了在临床过程中遇到的一些临床问题。
 
发明创造的第一个,就是多功能的防护面屏。在武汉隔离区里医护人员要穿着厚厚的防护服,戴着三层帽子和两层口罩。所以面临一个问题,在防护区里面医生和医生之间或者医生和护士之间的沟通十分的困难,就是说,在一个医疗区里如果想喊另外一个护士的话是没有办法进行的。而且医生在查房的时候大家沟通起来也非常的困难。还有一个具体的问题,就是穿着防护服长时间的工作,会面临一个缺氧、乏氧的问题,很多医护不能长时间在隔离区里面工作,结合这样一个情况,发明了多功能的防护面屏,做了一个简单的示意图,这个多功能防护面屏,把骨传导耳机和话筒结合到防护面屏上,在防护面屏上配备了一个摄像头,最重要的是防护面屏还携带了一个制氧装置,这种制氧装置在防护面屏里面形成了一个高氧浓度的环境,解决了在隔离区沟通的问题,解决了视野不够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也解决了乏氧的问题。这个多功能防护面屏目前一代产品在武汉期间的时候已经在临床当中开始应用,这里面有一些不完善的地方,还在进行二代产品测试。

 

第二个发明创造是现在每天大量使用的咽拭子采集装置,给患者进行咽拭子采集的时候,患者容易呛咳,容易发生喷溅,这种情况下,即使戴着防护目镜,也会给采集者带来感染风险。在这种情况下,很简单的在原来的咽拭子上做了一个防护罩,在采集的时候,相当于用防护罩把病人的口鼻遮掩住,这样给采集者多了一层防护,是一个非常简单实用的发明创造。
 
第三个在临床一线发明的就是一次性气管插管防喷溅隔离巾,在武汉后期,在重症治疗攻坚战的时候,在气管插管或者做支气管镜的灌洗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恰恰是这两个治疗措施对医务人员的感染风险是很大的。我们利用原来的手术巾增加了一个透明薄膜,里面加了三个可操作的口,在处置者和病人之间形成了另外的一个防护的措施。所以,一次性防喷溅隔离巾用途很广,目前还在同济当中应用。
 
第四个是在隔离区发现的一个问题,是无法使用常规必须用的听诊器,在这次过程中需要用听诊器听诊患者肺部的情况,第一时间知道患者肺部氧合有没有改善,这种情况下,无法使用正常的听诊器,就发明了一个增强型的传染病专用听诊器。由于时间关系,没有形成真正的样品,但是这四项发明在武汉的时候都已经申报了专利。这些发明创造对医生来说,是一个很简单的想法,在武汉期间快速的形成了产品,应用到临床,既保证了重症治疗效果,同时也最大程度降低了医务人员的感染风险,这也是吉大一院重症治疗团队的特色。谢谢

封面新闻记者

 
我的问题提给梁宗安教授。我注意到您是中国首批援助意大利抗疫医疗专家组的组长,当时您去的时候,意大利的疫情相当严重,能不能介绍一下您在当地开展了哪些工作?主要介绍了哪些经验?谢谢。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

梁宗 


谢谢您的提问。我是3月10日凌晨接到要去意大利通知,3月10日深夜从上海领事馆领到签证以后,12日辗转到了意大利首都罗马。到的第二天,是意大利总理宣布隔离措施的第三天,早上看到意大利街上车也少、人也少,意大利人民也是开始真正执行政府的隔离措施。这次到意大利主要做了三个方面的工作:


一是通过各种途径包括新闻发布会以及与他们的政府官员或者管理者交流,与意大利的医院、医疗机构和研究机构,通过讲座、交流沟通、座谈会的形式,讲中国防治的过程和做法,还有一些体会。再一个与他们研究机构探讨一些我们成功的做法,包括托珠单抗、恢复期血浆这些。通过这些交流,意方部分采用了我们一些做法。

 

二是通过一些健康教育讲座的形式,比如怎么防治新冠肺炎,给意大利的华人华侨、中资机构,还有留学生介绍相关的防治知识,稳定在意30万的侨民。

 

三是把援助物资交给意大利红十字会,我们觉得这次访问非常深刻的是意大利作为一个现代医学的发源地,意大利的医疗机构、医护人员都是非常专业、非常规范,同时做事情也是非常认真、非常科学的。有好些都要向意大利医疗或者医务人员学习。我们所到之处,经常会看到很多意大利人举起大拇指或者鼓掌,对我们表示欢迎,甚至有一个意大利少女也创作了一幅画,中意两国医务人员托起意大利地图的漫画,我们感到非常的欣慰。

 

通过这次访问,共同交流了相关抗疫的做法和体会。新冠病毒是人类共同的敌人,我们相信通过国际医务人员的共同努力,通过世界人民的共同努力,这个疫情一定会得到控制。谢谢。

经济日报记者

 
我们关注到湖北省人民政府日前宣布湖北省A级景区对援鄂医护人员终身免费开放,以此表达感谢。请问在结束了这次特殊的湖北之行之后,援鄂医疗队有什么想说的?谢谢。

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医务处副处长

费剑春 

感谢您的提问,也感谢您对医疗队的关心和关注。正如总书记所说,这次抗击新冠疫情是一场人民战争,这场战疫的胜利体现了我们社会制度的优越性,体现了一切为了人民的治理理念。我们身处前线,亲眼目睹了全国人民、各行各业为取得胜利作出的努力和贡献。在这次抗击疫情的战斗中,广大的武汉医务工作者作出了很大牺牲和奉献,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

我们医疗队每天早上在上班的路上看到的是志愿者,他们在接送医疗队队员、运送患者和抗疫物资,是保洁人员在打扫城市卫生,是快递小哥为宅在家里的千家万户的人们送去快递,是执勤的警察,是小区门口的工作人员,尤其我们在酒店的时候,酒店的服务人员都是各个部门的经理,因为医疗队的上班时间和下班时间不固定,所以他们专门在驻地酒店的大堂给我们准备了保温箱,使医疗队员下了班以后可以吃上热乎的盒饭。家乡的人们为了让医疗队吃上家乡的味道,驱车千里为医疗队送去了水饺、山东大馒头、胶东大包和蔬菜等,改善医疗队的饮食结构,提高医疗队的战斗力。捐给我们的物资我们也与驻地的其他的医疗队共同分享,其他医疗队也把他们家乡捐助的物资拿出来我们共同分享,像新疆阿克苏的苹果、大枣、酸奶和南京的小点心,这充分体现了我们团队之间的相互合作和战斗的友情。使我很难忘的是山东临沂籍两位货车司机,星夜兼程到武汉送防疫物资,货主给了他货款运费,然后他把运费全部捐出来买了矿泉水送到我们驻地,极大鼓舞了医疗队的士气。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和倾囊相助是我们在前线安心工作的动力,为打赢这场人民战争提供了坚强有力的保障。谢谢。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我的问题是提给施秉银先生的。我们知道援鄂医疗队一直致力于降低病亡率,同时提高治愈率。想知道我们有什么探索性的、创新性的方法?谢谢。

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院长

施秉银 


谢谢您的提问。这次在武汉去之前,我就一直在思考怎么样能够降低病亡率,我当时作为一个医生的角度一直在思考。后来接到去武汉的指令,我自己也带了一部分药,准备到了武汉以后,假定这个病严重以后,我要亲自上手管病人。到了武汉以后,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工作,工作一段时间以后,仍然看到病亡率比较高,当时我心里也比较焦急,所以后来指挥部建议成立降低新冠肺炎患者病亡率小组,我作为小组的组长。同时还有华西医院的岳冀蓉教授,上海中山医院的罗哲教授和武大人民医院的周晨亮教授,我们四个人成立小组,每天如果有病亡的病人我们就进行分析、讨论、查找原因。我们这个小组非常活跃,如果前一天没有结论,第二天接着讨论,最长一次我们反复讨论微信的聊天记录有135条之多。通过这些小组讨论得出的结论,我们很快的反馈到各个医疗队,同时在每天的指挥部会上,我再给大家进行一个通报。

通过这些工作,我们不久看到东院整个病亡率有明显下降,几天以后就有零病亡的情况,又过了几天,连续三天甚至一个礼拜的零病亡,所以我们感到我们的工作非常有意义。同时,我自己把每天病亡的资料做到一个excel里,我自己有时间就去分析和研究,把这个结果再反馈到所有的医疗队。所以我感觉我们做的这项工作非常有意义、有价值,对降低整个院区的病亡率发挥了非常好的作用。谢谢。

凤凰卫视记者

 
我们知道早期不少援助湖北的医疗队都面临着一个问题,就是医疗物资和防护物资短缺的问题,之后不少医疗队采用了搬家式的援助方式,在后方支援比较大,问一下当时早期到现场遇到的情况怎么样?之后是怎样找到一些方法去解决这些问题的?谢谢。

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副院长

吕国悦

谢谢记者的提问。吉林大学第一院重症救治医疗队在2月初抵达武汉,2月初的时候,所有医疗队都面临这样一个问题,就是重症治疗的设备紧缺问题;还有就是虽然是在同济医院,同济医院是国内一家著名的大医院,但是由于大量的患者集中收治,在诊治的过程中一些急诊的化验检查回报速度都是受限的,对患者的重症救治有很大的影响。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在2月11日也就是到达的三天之内,就和医院的后方联系,在后方筹集了一些便携式的检测设备,第一批运抵武汉,这些设备包括床旁的超声,血气分析仪、床旁生化仪,还有做ECMO凝血的检测仪,还有一些医用耗材物资,用了两个救护车星夜兼程用两天的时间从长春运抵了武汉,而且很快投入了使用,极大方便对重症患者检测的需求。

 

2月13日,为了进一步加强重症患者的治疗,又和后方联系,吉大一院和上海的厂家,在长春和上海同时运送了4台呼吸机、2台血滤机,1台ECMO等重症治疗的设备,这些设备是在给重症患者提供重症治疗的时候必须的一些设备,又用了两天的时间,把这些设备运抵到了武汉,对后期重症治疗的攻坚战起到一个至关重要的作用。同时2月15日我们医疗队又增援了4名医生,是超声医生,麻醉科医生和两个心外科医生,保证这些设备到达以后,气管插管、深静脉置管、血滤机的使用、ECMO置管这些重症治疗措施的有力进行,所以这也是增派四名医生的目的,切实解决前方救治第一难题。

 

2月17日,因为当时的病区是后改造的,没有一些视频语音设备,平时医护沟通只能依靠对讲机,我们的医生不在隔离区,在工作区的时候,无法及时观察到患者的病情变化,这次患者病情有的时候进展非常迅速,这种情况下,隔离区和工作区之间是一个盲区。我们觉得要解决这样的问题,又从长春后方紧急调配了6台便携式语音视频设备,分别放置在了隔离区、工作区和驻地宾馆,实现了三方区域的互联互通,而且很多医生可以用手机端直接查看自己的患者当时的情形。所以,这六套视频语音设备在武汉救治的过程中提供了极大的救治的方便,也提高了救治效率。

 

2月24日,危重症救治达到攻坚阶段,我们医院再次将一台没有开封的ECMO从长春运抵到武汉并马上投入使用。


在武汉工作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我们医院相当于分了四批次运送救治设备,用最短的时间保证了前方救治设备的充足。在这样一个情况下,我们救治设备、检测设备和医疗力量十分的充足,为我们在武汉前方攻坚克难提供了坚实的后盾和保障,谢谢。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大家知道在汶川地震等诸多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救援中,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身影总是活跃在现场,请问华西援鄂医疗队相比以前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应急救援,此次武汉的医疗救援有没有给你们带来什么新的感受和体验?谢谢。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

梁宗 

谢谢记者的提问。2003年,也就是17年前,我是作为“非典”参加了当时的抗疫活动。记得当时有一位朋友说,这是非典,很严重,你怕不怕?我当时说,这是“肺炎”我是呼吸科医生,所以该我去。其实每一位医务人员在这种突发卫生事件或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当中都是同样一个选择,正如记者提问的,四川经历了很多地震,比如汶川、庐山、九寨沟、宜宾,众多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就涉及到公共卫生救援的问题,任何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像“非典”、新冠肺炎都是一场硬战,原因就是有很多不知道或者不清楚的问题,带来很大的挑战。华西医院牵头筹建的“中国国际应急医疗队”是WHO全球第15支国际应急医疗队,同时也是唯一一支非军方的最高级别的医疗队,因为其他最高级别的是军方的。它也是中国第一支、全球第二支国际最高级别的EMT TYPE3国际应急医疗队。这个医疗队一共有166名核心成员,覆盖了所有二级学科,能够在两小时内就集结完成。同时在没有外界支撑的条件下,能够自行运转做医疗救护工作28天。这次新冠肺炎发生以后,我们这支医疗队在1月25日到了武汉前线,在新冠肺炎的医疗救治过程中,包括各专业的医护人员,在呼吸机管理、气道管理、医用气体治疗、危重症转运以及呼吸康复相关的治疗里面,发挥了专业性的作用,大大提高了危重症患者呼吸支持的力量和临床效果。可以这样说,与以前的重大的公共卫生事件或者公共事件相比,这次救援我们的武器是更先进了,我们的防护也是更完备,同时也有更完备的EMT和MDT的队伍。但是面对新冠肺炎这样的病毒,因为我们还缺少比较充分的认识,还需要进一步加强学习和研究,面对生命始终保持敬佑之心,不能有丝毫的松懈。谢谢。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网记者

 
我们了解到新冠肺炎患者在住院治疗和隔离观察期间不让家属面对面探视,能给我们解释一下原因吗?在没有家属陪护的情况下,患者更需要人文关怀,请问援鄂医疗队是如何做的?谢谢。

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院长

施秉银 

谢谢央视网记者的提问。新冠肺炎是一个传染性极强的疾病,如果没有适当的防护,发生感染的几率极高,如果病人家属没有足够的医学知识,进去以后即使有防护,可能也难免被感染。这种情况下,家属尽量少到病房,对减少院内感染非常重要。但实际上医院还有援鄂医疗队都在千方百计改善条件,能够使患者尽管在隔离病区,尽可能的和家属和外面的亲友保持联系。

 
在我们病区有一位武汉大学的黄教授,当时他的病情非常严重,同时他的老伴也得了新冠,但是老伴情况相对比较轻,当时可以在方舱医院,但是老伴实在放心不下这位老教授,因为老教授89岁了。后来我们特例他们两个人住在病房里,住了以后,老伴经常到黄老先生的门口去看一下,同时每五分钟就要给护士按铃,尽管住在一起,但是我们还是要把他们隔离开。每一次她一按铃,护士就问奶奶有什么事。她就是问老伴吃了没有、喝了没有、翻身了没有。过了两天,她就不按了,我们护士觉得不正常,跑去问老太太,说奶奶你怎么不按铃了。后来,老伴说,因为黄老先生给她发短信,说他的吃喝、翻身我们护理做的非常好,所以不需要她关心了。我们就通过这些病房的尽量的人文关怀,使我们住院病人可以得到很好的康复和治疗。
 
在医疗过程中,后来也考虑到病人在隔离区,和外界、和医务人员之间缺少必要的联系,建立了医护患之间的微信群,包括把病人的家属也拉进来。这样的话,医护人员可以在第一时间了解到病人的病情变化,以及他们心理上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和他们沟通。其中有一位患者对新冠的恐惧和各个方面比较严重,后来医务人员解释了,不是太满意,就把我们医院的精神科的医生拉进来,经过一段时间的交流以后,最后她完全康复了。她康复后,出院以后在隔离区,那一天正好我们出发时候路过隔离区,这位患者就一直趴在窗户上把我们路过以后所有的过程都录了像,最后她的微信里发了一句话,说“再见了,亲爱的你们,心里说不出再见”。她出院以后,从隔离区回到家里,又在家里栽了两棵树,其中一棵树起名字叫“秦劳勇敢”,另一棵树叫“贵人相助”,“秦”的意思就是陕西的意思,贵人就是我们医务人员。这里“贵”的另外一层意思就是贵州和我们并肩战斗了一段时间。所以我们采取了很多措施,尽量增加人文关怀,使患者在病房里能够感到温暖和亲人关怀。
 
人文关怀也是最近多年来一直在医院管理上强调和要求的,这次在武汉应该说这崇高的医学人道精神得到发扬和扩大,我感到非常的满意。后来有一篇报道,最能代表我当时的心情,叫“班师回长安,他们把最真挚的爱留在了武汉”,所以我感到非常满意。谢谢。

香港经济导报记者 

我想提问给“山川”组合,2月7号晚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医疗队下飞机时与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医疗队在武汉天河机场相遇,医护人员们隔空喊话,相互致意的视频走红网络。4月5日在凯旋的前一天,齐鲁医院和华西医院再次隔空喊话、挥手道别、互相加油,而今天发布会台上你们在此相逢,有没有特别感动,特别想对对方说的话?也想请问,在援鄂期间,你们两个医院在重症救治方面有哪些合作?谢谢。

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医务处副处长

费剑春 

感谢记者的提问,这个问题很好,这个视频也很火。我们抵达武汉的当天也就是2月7号,在和机长告别的时候,他就告诉我说,当时武汉天河机场只有三架航班降落,在天河机场我们与华西医疗队隔窗相望,两支医疗队分别从祖国的东部和西部汇合于武汉,向着同一个目标进发,就是支援武汉抗击疫情。


正如大家所知道的,在天河机场相遇,也是历史的巧合,83年前在抗日战争期间,当时齐鲁西南迁和华西汇合于华西坝,携手建立联合医院,共赴国难,83年以后齐鲁与华西会师天河机场共同战疫。这个事情也很巧,后来我们两家医院也都分在了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而且我们两个医疗队也在同一个楼上分管不同的两个病房。医疗队多次邀请华西医院到我们病区会诊,华西医疗队也邀请我们现场参加他们的远程线上的病例讨论。我们医疗队是以呼吸为主,华西以重症为主,通过这种共同的疑难病例和治疗方案讨论,在共同救治过程中,我们取长补短,相互学习,共同进步,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临行之前,就是4月5日,两支医疗队共同合影留念,喊出了“东齐鲁、西华西,我们在一起”的口号,两家医院的战疫友谊经得起历史和时间的考验,我们相信在今后的工作过程中,齐鲁医院和华西医院还会有更多的合作和交流,共同为国家的医学事业发展和人民生命安全以及身体健康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谢谢。

健康报记者

 
前不久有媒体报道,在武汉有少数的新冠肺炎患者长时间核酸检测呈阳性,请问医疗队在援鄂期间有没有遇到类似的情况,对于这类患者的治疗和其他患者相比有哪些区别?谢谢。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

梁宗 

谢谢健康报的记者,这是非常好的一个问题,也是我们目前媒体比较关注的一个问题。

第一,目前绝大多数“长阳”的患者都已检出保护性IgG抗体,暂时没有出现“长阳”患者传染的情况,就是家里人或者其他的密切接触者被传染的情况。关于“长阳”一般注意这样几个问题,一个是传染性尚不能完全排除,但作为传染源,传染的可能性小,这个问题需要进一步研究。


第二,目前“长阳”的患者核酸检测绝大多数都转阴了,没有转阴的这些人还在定点隔离,一般来说,疾病因为“长阳”重新传播的风险是比较低的。


第三,因为“长阳”绝大多数是没有症状的,如果没有其他基础疾病,这种情况是不需要治疗的,但是因为核酸检测还是阳性,从这个角度我们还是要做必要的隔离观察。谢谢。

主持人

国家卫生健康委新闻发言人、宣传司副司长

米锋

谢谢。今天的发布会几位嘉宾为我们再现了他们难忘的援鄂医疗工作经历,也再次向他们表示敬意。明天的发布会我们将邀请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中南大学湘雅医院援鄂医疗队的相关负责人,我们还将邀请河南省援湖北医疗队的转运队,还有援雷神山医院的辽宁医疗队的代表,请他们来共同的回答媒体的提问,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今天的发布会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来源: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官网、中国网